急诊内科,90分钟见闻


   发布时间:2016-8-21 8:50:52

梁文龙

6291210分,记者下班快进小区大院时,接到岳母电话:“快来,你爸气喘不上来,要去医院。”上楼告诉妻子,持卡下楼,银行取钱,直奔医院。

妻弟已将老人接到淮安医院。

急诊内科室,此时被前来就诊的病人围得里三外三层。记者从人缝里看到迎门而坐的医生正忙碌着。

走了五六批病人,门外还有人候着。

“孩子不用挂水,多喝点白开水、注意休息就可以了。”医生劝说着操北方口音的中年夫妻:“凡药三分毒,能不吃最好不吃。”

“我们在船上打工,水上漂的,好几天不上岸,你就给开点药、挂点水吧。”

拗不过那对中年夫妻,医生一边把处方递给他们,一边示意我们过来,来不及伸一下胳膊。

“来,‘老爷子’,哪儿不舒服呀?”

“胸闷,喘不上气来,头还有点晕。医生,有危险呀?”被称作“老爷子”的回答。

“我这就看看,舒缓呼吸。”医生边说边拿起听诊器:“别紧张,有医生呢,没事的。”

“你是‘老爷子’家里人吧,给‘老爷子’查一下心电图什么的吧?”医生看着记者。

记者看到他有一双慈善的眼睛。他因为戴着口罩,我想,他的面色也很和善吧。

作了必要的检查,回到急诊内科,医生不在。记者跑到抢救室往里一看:一溜排躺着五个病人,护士们有的忙着接监护仪器,有的忙着给一起交通事故伤者处理伤口。

“血压220,眼睛已经斜视,我怀疑是脑溢血。”医生边诊断边吩咐护士采取紧急救治步骤,额头的汗顺着面颊流下来,湿了半个口罩。

“对不起,请稍等。”医生对记者说:“先处置一下危重病人。”

下午一点二十分,终于等到医生从抢救室出来。

“从检查的情况看,是肺部感染。”医生看着检查单来不及擦一下汗:“‘老爷子’以前有过肺气肿和冠心病史吧?”

“对。”记者问:“老人很紧张,是不是让他住院?”

“前几天很热,昨天和前天气温低,是着了凉,挂几天水就会好的,建议不用住院。”

就在医生网上开处方时,发现网上无法操作。原来是“老爷子”挂的号被串号了。从挂号窗口换号回来,医生正在询查新来的病人。

再次网上开处方,还是进不了网络系统。医生拿起挂号单,亲自去了挂号窗口。

“系统进不了,我直接笔写,麻烦你到挂号窗口请他们录入。”

就在医生落墨处方单时,一直背对急诊内科门、霸占医生对面座位(应该是另一位医生的座位)的一个光头、长得虎背熊腰的人冲到医生面前。

“你妈勒个x的,你什么时候给老子看病呀?”

“请你先挂号。不挂号我怎么给你看呀?”医生解释:“我即使给你看了,也进不了医院就诊系统呀?再说我以前给你看过几次,不要紧的。”

“什么屌系统,你就给老子看,不然你看老子能不能弄死你?”

“危重病人要先治,是不是?”

“嘭!”一瓶矿泉水被“光头”重重地撞在桌子上,瓶盖被硬硬生生挤飞,水飞溅到医生的脸上。

“砰!”矿泉水瓶被“光头”摔在地上。

“哗啦!”病人就诊时坐的椅子被踢翻,撞倒了一旁的垃圾桶。

“你给不给老子看,老子的头现在疼得很!”“光头”指着医生的脸,说着就要动手。

记者等急忙上前阻止。

“啪!”“光头”把桌子拍得震天响,然后把腿架到桌子上,操起手机:“你他妈给老子死医院来,医生不给我看病!”像是叫人来。

急诊内科门口呼啦啦围来好多人。

“挂了号,我给你看。”医生十分冷静,继续为其他病人服务。

穿特警制服的人来了,保安也闻讯赶来。

取了药,给“老爷子”挂上水,记者看看时间:两点十五分。

记者折返急诊内科,看了一下医生的胸牌。

他叫刘涛。 

 

编后:首先申明,除了家人,记者在淮安医院急诊内科见到的医生、患者皆素昧平生。急诊内科90分钟见闻,记者像上了一堂鲜活生动的课程,感触有三:

向刘涛这样的医生致敬!

致敬刘涛,是因为他急诊当班时心无旁骛,神情贯注,手不停、脚不住,中午值班接诊病人20人, 其中危重病人6人,工作量不小;是因为他视生命重于一切,尽全力抢救病人;是因为他对病人如亲人,态度和蔼,看病认真;是因为他仁医仁术,不让患者多花一分钱,不让病人花冤枉钱;是因为他处事不惊,临阵不乱,宁可亏待自己,绝不让矛盾激化,医德可嘉。

向“光头”说声:这不是闹事的地方!

医院是人命关天之地,争一分生,失一秒死。生死之间,来不得丝毫的含糊。医生是要善待每一个病人。但我们也要想一想,当有人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,是让医生去治头疼伤风的病人还是去抢救危重患者?是有秩序地就医还是强拉医生只为自己治病?是让医生按照规定和程序工作还是逼迫医生违规操作?凡事都要有规矩、有程序。如果仅仅为一己之私,动辄拍桌子摔凳子,无理辱骂医生,怕是再民主自由的国家,此等行为也是法律禁止的,其行为为众人所不齿。

向社会呼吁:和谐医患关系要两厢情愿!

说到医患关系,社会舆论往往不问青红皂白一边倒:同情患者,攻击医院医生。殊不知,和谐的医患关系不是一厢情愿。有了纠纷或矛盾,不能把板子只打在医院的屁股上,把锤子敲在医生的头上,把责任全推给医院。医生要尊重患者、善待患者、救治患者,让患者有沐浴春风的感受。与此同时,患者也必须尊重医生、体量医生、配合医生。任何医生都想创造医疗奇迹,让濒临生命终点的人重归人生路。任何患者及其亲人都希望天垂怜爱,让患者早日康复。医患双方都有共同的追求,那就让全社会在相互理解、相互支持中,让所有患者都早日健步如飞。如果一方千方百计讲和谐,一方却挖空心思耍恶战,鼓点就不会敲到一起去。

作者简介梁文龙,系《淮安区报》社总编,资深媒体记者

 
总机电话:0517-85914991 预约挂号:0517-85914991
淮安市肿瘤医院 淮安市楚州医院版权所有
ICP备案号:苏ICP备07013736号